2020年深圳上市公司总市值达16.33万亿元!

2021-12-30 20:37:49 文章来源:网络

12月28日,**(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联合国信证券**份有限公司,在深圳举办的“2021第二届CDI**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上共同发布了**新一期《深圳上市公司发展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

截至2020年底,深圳境内外上市企业总数达到468家,广泛分布于国内外主要资本市场,仅在2020年当年就有50家深圳企业以IPO方式实现境内外资本市场上市。剔除2021年被责令退市等特殊状况的2家公司,《报告》对466家深圳上市公司年报进行了分析。

整体来看,在疫情的影响之下,2020年深圳上市公司总资产、净资产、营业**、净利润均实现两位数快速增长。其中,总资产合计37.52万亿元,同比增长14.35%;净资产合计6.84万亿元,同比增长20.16%;全年营业**总规模6.71万亿元,同比增长11.38%;净利润合计0.80万亿元,同比增长15.32%。

“科技+金融”双轮驱动特征显著

截至2020年底,466家深圳上市公司总市值达到16.33万亿元,同比增长33.74%。其中信息技术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和金融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合计占深圳上市公司总市值比重达到68.04%。

从深圳上市公司的行业分布来看,信息技术行业企业数量(174家)居首,其次是工业(106家)和消费(72家),三者合计占比达到75.21%。

**控**、**平安和招商**3家超**亿市值的上市公司,分别属于信息技术和金融行业,合计市值占比达到44.03%。

在公布年报的466家深圳上市公司中,披露研发费用的企业有355家,占比76.18%。深圳上市公司在新冠肺炎疫情及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中,依然重视研发投入和企业创新能力的提升,2020年研发总投入合计1561.63亿元,同比增长18.35%,继续保持较快增长,高于2020年深圳整体研发投入(1364亿元)。

2020年,研发投入排名靠前的上市公司以信息技术行业为主。其中,**控**研发投入389.72亿元,约占深圳全部上市公司四分之一,中兴通讯147.97亿元位居第二,工业富联100.38亿元名列第三,第四到第十分别是比亚迪、立讯**密、顺丰控**、比亚迪电子、**广核、迅雷和欧菲光。

如果将深圳上市公司整体视作一个“经济体”,2020年其所创造的增加值达到1.85万亿元,约相当于同期深圳全市GDP的三分之二,比重较上年提升2个百分点;员工人数相当于深圳市职工人数的29.01%。

《报告》指出,深圳上市公司“经济体”是深圳高质量经营主体的杰出代表,其发展状况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深圳城市经济发展的活力和竞争力,是推动深圳发展的引擎和动力,未来将为深圳实现“双区”战略发挥更大、更积极作用。

超半数深圳A**上市公司人均薪酬下降

2020年,在疫情考验之下,深圳的上市公司员工人数仍然保持了正向增长,总数达到354.61万人,同比增长6.03%,其中,**平安、比亚迪、工业富联员工人数位居前三位,工业富联、**平安等公司员工人数下降**多。

从薪酬总额来看,2020年深圳上市公司薪酬总额6531.66亿元,同比增长13.75%。其中,**平安、**控**、招商**薪酬总额位居前三位。

从税收贡献看,2020年深圳上市公司合计税收贡献4853.14亿元,较上年小幅增长,**平安、招商**位列前三位。

《报告》同时指出,2020年超半数深圳A**上市公司人均薪酬下降、超三成上市公司员工人数减少,其中不乏**平安、工业富联等大型企业,反映出在大变局之下要求企业有更强的适应能力,考验企业的发展韧**和核心竞争力。

部分行业A**上市公司薪酬情况

(数据来源:Wind;CDI上市公司研究数据库)

从人均薪酬来看,证券、**分列前两位,分别达到70.25万元和55.82万元,员工人数分别为4.69万人和12.70万人。公用事业位居第三,人均薪酬达到39.28万元,员工人数3.57万人。相比之下,房地产业人均薪酬并不突出,2020年仅为12.65万元,排名相对靠后。

部分行业在人均薪酬和员工人数的变化上出现“背离”,如房地产、**、耐用消费品与**、**与服务、商业与专业服务、零售、建材、贸易等行业出现了人均薪酬下降但员工人数增加的情形;而汽车、旅游、电信服务等行业则出现了人均薪酬上**但员工人数减少的情形。保险和媒体两个行业出现了人均薪酬和员工人数的“双降”。

与京沪仍有差距

在全国范围内,北京、上海、深圳是内地城市中上市公司分布**集中,实力**强的三个城市。根据《报告》的统计,北京和上海2020年的上市公司数量分别为610家和496家。

除数量差距之外,深圳与北京、上海的上市公司相比,竞争力又如何?

从核心指标来看,深圳上市公司在净资产**率、研发营收比、人均净利润、人均研发投入方面领先京沪。

京沪深上市公司部分数据指标比较

(数据来源:CDI上市公司研究数据库)

从分行业市值的占比来看,北京的金融业上市公司市值占比**高(33.94%),其次为消费(22.43%);上海消费行业市值占比**高(34.48%),其次为金融(18.97%);深圳的信息技术行业市值占比**高(44.66%),其次为金融(23.37%),消费则仅占8.57%。

《报告》认为,“双区”建设是深圳城市发展的核心战略,在核心战略之下深圳还确定了全球消费中心、商贸中心等发展目标,要实现这些目标需要从供给侧提高消费质量以满足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这离不开深圳本地相关消费和商贸领域上市公司的发展。目前,深圳消费类、商贸类上市公司总体规模远小于北京和上海,缺乏领军上市公司,制约了消费中心城市发展战略的达成。

此外,2020年,深圳新上市大市值企业与京沪存在较大差距。深圳新上市企业中市值前三位分别为思摩尔国际(2952.30亿元)、明源云(775.30亿元)和稳健**疗(707.98亿元),北京新上市企业市值前三位分别是**集团(9008.83亿元)、**健康(4020.14亿元)和中金公司(3633.48亿元),上海新上市市值前三位分别是金龙鱼(5872.67亿元)、陆金所控**(2259.03亿元)和中通快递(1626.87亿元)。

《报告》指出,2020年深圳IPO上市公司数量、融资规模和市值落后于京沪,这一落后不是缺少个别IPO明星企业造成的,而是全面**的落后,且这一趋势一直延续至2021年上半年。这一方面与深圳IPO企业所处价值链位置低于京、沪企业存在一定关系,另一方面与深圳在新**互联网、芯片制造、生物制药、新材料等领域的企业培育落后于北京和上海有关。

土耳其央行本月第五次干预外汇市场。这是12月17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拍摄的土耳其里拉和食品

向长河(国际问题学者)

土耳其货币里拉本周遭遇“过山车”般剧烈波动行情,周一跌至历史**低——18.36里拉兑换1**元。埃尔多安政府迅速出台****药进行强力干预,周五回升至10.7里拉兑换1**元的水平。

本周的行情并非孤例,而是一年来里拉行情的一个缩影。自年初以来,**元对土耳其里拉汇率从1:7下跌至1:13,**低时甚至探至1:18,引发央行抛售**元、**市触发熔断。面对如此崩盘式危机,当地时间12月20日晚间,埃尔多安在内阁决议后表示,持有本国主权货币的居民把钱存到**后,汇率贬值与**利率的差额由政府补足,同时在贬值幅度小于官方利率时也能确保拿到**时承诺的利息,以保护储蓄不受当地货币波动的影响。

官方消息一出,原本直坠的里拉随即扭转颓势,从低点反弹,连续击破多个关口,在10-12区间寻求筑底。未来行情如何,有待观察。

历史是**好的镜鉴。埃尔多安要坚决打赢汇率之战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实际上,埃尔多安政权在新世纪20年里能“**不倒”,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曾打赢了汇率战、经济战。

土耳其人民记得这样一个历史**画面:2005年元旦,时任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高调地在媒体镜头前,从**取出了一张20“新里拉”的纸币向公众展示,按照当时的新汇率这张纸币可以兑换到14.81**元。

“新里拉”相比旧里拉,去掉了6个零——在此之前,土耳其人深受通货膨胀之苦,人人都是“**富翁”——以当时的汇率100万旧里拉连1**元都换不到。

20世纪90年代,土耳其的通货膨胀率一度达104%,2001年通胀率高达40%。实业家出身的埃尔多安政治、经济嗅觉灵敏,他上台后大力改革货币,让土耳其里拉的汇率相对稳定下来,把土耳其通胀率控制在5%-8%左右。尽管横向对比比许多**高,但纵向跟土耳其自己比,已经很不错了,埃尔多安因而获得了土耳其内外的赞扬。而这也是埃尔多安政权20年来稳固如初的经济基础与民意基础。

不过,此后16年里,为维持埃尔多安的“大国**心”,维持土耳其经济“表面光”的大好形态,埃尔多安一直坚持自己特立独行的经济理念,土耳其“新里拉”的持续贬值依然是其隐匿的法宝。——按照12月24日的汇率计算,曾经握在他手中的那张20新里拉,如今只能换到1.73**元。短短16年间,从14.81到1.73,8倍的贬值,通货膨胀率之高在新兴经济体里并不多见。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里拉汇率危机在本周**发是历史累积的结果。而特立独行的埃尔多安政府的“反向操作”也算是惊世骇俗。

土耳其的通胀率不断高企,按照经济学常识和一般的政策应对来说,央行要加息。但是,土耳其央行并没有采取这样的行动,反而通过低利率和货币贬值来增加土耳其的出口,保持经济增长率。

英国广播公司土耳其语频道**员厄兹盖·厄兹代米尔表示,里拉崩溃的**大原因是土耳其追求以具有竞争力的汇率推动出口。这种政策被描述为一种“非正统”方法,与主流经济学理论通过提高利率抑制通胀的主张相悖。土耳其经济学家阿尔达·通恰表示:“我们从未经历过这种与经济规则完全背离的情况。”

此番危机的导火索是面对逐月高企的通胀,土耳其央行依然在3个月内连续4次大幅降息500点。因为在埃尔多安的眼里,高利率是“万恶之母”,企业借贷成本上升,经济便无从得到发展。为追求低利率,埃尔多安此前已经连续罢免了三位央行行长。

不少分析人士表示,尽管里拉汇率接连大**破关口,但这只是暂时的胜利,并不能一劳永逸。土耳其政府应对举措“治标不治本”,还可能产生一系列后遗症。

一直以来,土耳其的经济发展是以“三高”为代价:高通胀,通胀超过10%已为常态;高外债,外债占GDP比重居高不下,且短债比重大;经常账户高赤字,国际贸易中多处于逆差地位,**元储备严重不足。“三高”叠加,土耳其经济只是“面子光”,“里子”虚。观察人士担心,如果现行政策保持不变,经济形势将持续恶化。

位于安卡拉的比尔肯特大学经济学教授雷费特·居尔卡伊纳克将这一新计划描述为“实际上,这是一次强有力的加息”。他说,这可能给土耳其货币带来稳定,但也警告说这可能产生“危险后果”。

土耳其11月的年化通胀率达到21%,经济学家们认为通胀率可能进一步上升,在未来6到9个月内可能达到30%。由于通胀率仍然很高,外国投资者仍然不愿意持有土耳其资产,里拉将在一段时间内继续贬值。

**国CNN把埃尔多安政权的“反向操作”形容为“豪赌”,时间将会证明,埃尔多安到底能不能赢。

供图/新华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上一篇:新房需要开通燃气,我该如何办理?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三亚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