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资讯 >

桐关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者刘志光在雨天到湖南湘浦口看望了你,对同关窑

2020-12-25 02:55:11 来源:网络

海南大学一带一路倡议非遗产保护研究小组访问了同关窑老街,并有幸采访了桐关窑陶瓷烧制技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者和同关窑行业协会副会长刘志光先生,对长沙窑桐关陶瓷的历史、文化、外贸现状和相关文化创意产品的发展情况进行了深入访谈,极大地加深了团队对桐关窑的认识,对后期的实际成果报告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访通关窑陶瓷工业协会副会长刘志光先生

刘志光先生出生于陶瓷家族,是家族的第六代继承人。他从小就开始学习烧制青铜官瓷和书法的艺术,并受到铜窑陶瓷文化的影响。他从事同关窑艺术陶瓷的生产和技术研究多年。目前,他在同关街的一个拐角处经营一家名为广华信的商店。

老师介绍道,铜官窑起源初唐,盛于中晚唐,衰于五代,历经千年,窑火不熄,文化底蕴十分深厚。并且,铜官窑陶瓷最早在瓷器上作诗绘画,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便是其中脍炙人口的佳句。铜官陶瓷上的诗句不仅仅记载着时人的离愁别恨,也是铜官陶瓷作为曾经的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参与者的最好见证。刘志广老师致力于寻找和复原铜官陶瓷上残留的诗句,一别行千里,来时未有期。日日思前路,朝朝别主人。就是当时航行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工匠们的一则生活记录。作为世界釉下多彩陶瓷的发源地,一定程度上来说,世界陶瓷是自铜官窑之后才变得丰富多彩的。焰红湘浦口,烟浊洞庭云。一句就记录下了它鼎盛时期的壮阔景观。老师认为铜官窑衰落的原因有二,一是五代时期中国国内战争频仍,时局动荡,不适宜陶瓷等工艺的发展;二是由于黑石号的沉没,一整船货物的损失对铜官窑来说尚可接受,但精通各国语言且销售技巧娴熟的整个营销团队也随黑石号而消失,对当时的铜官窑外销渠道有毁灭性的打击,直接导致外销瓷器的没落。

当被问及通关窑的外贸现状时,刘先生说,目前他不直接与外国公司合作,而是利用外贸公司作为商务交流的媒介。将来,他还希望拓宽出口渠道,主动掌握在自己手中。此外,主要的出口国是新西兰、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而前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东南亚国家则更少购买。

最后,这是老师对关窑陶瓷与文庄有关的看法。刘志光先生认为文庄产品和非遗产产品的发展没有矛盾,文庄产品更符合大众的口味,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就是在继承古代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基础上开拓新思想,新思想。刘志光先生认为,事实上,所有朝代都有文庄产品,只有在近代才有文庄产品的概念,现在人们才会对文庄产品进行规范和系统化。

同同关窑陶瓷工业协会副会长刘志光先生合影

通过今天的采访,我们了解了无形继承人的风格和魅力。为了了解桐关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请再到一座高楼去,对其出口现状和相关文学创作的发展方向有更深的了解,为下一次的社会实践提供新的思路和新的思路。

作者:蒋惠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