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不掉的真相——吉安参赛队消防火调真功夫指挥吴昊:“让全国人民看到航天人最棒一刻

2021-11-25 12:04:30 文章来源:网络

一起火灾事故发生后,不仅有冲锋在前消防员,还有“隐”于幕后的火灾调查员。他们是“火场福尔摩斯”,一丝不苟,抽丝剥茧,只为找寻火灾发生的真相。11月21日,全省火调大练兵比武单人项目比武竞赛。

此次比武竞赛设置了真实过火现场,单项科目设置了调查询问、视频分析、现场照相、现场录像、平面制图、现场建模、电子数据提取恢复与分析七项火调必备技能。

火灾现场断壁残垣、气味难闻,勘验取证错综复杂、如大浪淘沙。对别人来说是‘垃圾’的东西,对火调员们而言却是宝贝,是开展火灾事故调查,进行原因认定非常重要的证据。只有在废墟中一点点的“挖掘”,才能让灰烬还原火灾的真相!

本次比赛中,三维激光扫描设备、高清便携式X射线检查系统、视频分析系统、电子数据提取系统等新式火调装备展露锋芒。

在火灾现场,利用法如三维激光扫描设备提取现场空间数据,5分钟之内可扫描半径达70米,大大提高前期现场绘图和三维建模准备工作效率。

当在火灾现场发现可疑物时,高清便携式X射线检查系统可扫描从火场中提取的不易分离的融结物(如烧化的塑料、玻璃、橡胶等物质)内部情况,从而帮助提取证据。新式装备相辅相成,可以更快、更准确地勘察出火灾发生原因、起火点等信息,给公众一个真相。

自此,火灾过程不再是仅凭经验的推断!

▌制作:吉安消防全媒体中心

来源:九派新闻

11月7日,在空间站关键技术验证阶段的第三次出舱活动直播画面中,有个身穿蓝色试验大褂、扎着马尾辫、戴着金框圆眼镜的女性频频出现在镜头里,她的声音穿越天地,指引着400公里高度之上的神舟十三号乘组在太空中的操作——

“神舟十三号,机械臂即将转移,请确认安全带与舱体无连接。完毕!”只见她紧盯监控画面,密切关注在轨航天员的操作,指令有条不紊,声音沉着冷静。她是本次出舱活动专项指挥吴昊,也是空间站出舱活动首任女指挥。

载人飞行任务中航天员系统的代号是“曙光”。随着载人航天事业迈入空间站阶段,“曙光”的职能也得到拓展,航天员出舱活动专项指挥应运而生。

由于空间站阶段出舱活动任务复杂性和难度都很高,于是,一个跨系统、跨部门组成的出舱活动支持小组成立。该小组覆盖了航天员系统、空间站系统和测控系统,由航天员系统总设计师黄伟芬任组长,给航天员在出舱活动过程中提供支持,并提出决策意见,由支持小组中的一名航天员教员担任出舱活动专项指挥——代号“曙光”,沿用航天员系统的代号。

如果把出舱活动比作一场战役,“曙光”身后的出舱活动支持小组相当于指挥部,而“曙光”则是引导航天员冲锋作战的指挥员。对于在轨航天员来说,“曙光”意味着航天员系统岗位人员在幕后的全力支持。当航天员准备执行出舱任务时,从核心舱进入节点舱并关上两舱之间的双向承压舱门开始,直到出舱活动任务完成返回核心舱并关上两舱之间的双向承压舱门结束,在这期间由“曙光”全程指挥实施。吴昊深知责任重大,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作为遥控指挥的“曙光”,与出舱航天员之间天地一心、默契配合是出舱顺利实施的重要基础。在担任出舱活动训练主教员两年多的时间里,吴昊在低压舱、模拟失重训练水槽、出舱活动程序训练模拟器和虚拟现实模拟器等多个出舱活动训练现场,组织航天员进行了上百次的训练。她参与设计出舱活动训练的每个环节,不仅熟悉整个流程,对空间站平台设备、舱外服等各系统的操作和处置情况都烂熟于心。

在此次出舱任务中,吴昊和出舱活动支持小组相关人员对任务当天的流程和对应测控区进行了反复核对,明确到每步操作和相应指令。经过长时间大量的地面训练,吴昊与航天员们并肩战斗,从交互口令到每个动作之间的交互,甚至对彼此的脾气秉性摸得一清二楚,为此次出舱活动的圆满完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悟性高、能吃苦”是同事对吴昊的评价,从7年前担任航天员教员开始,这份沉甸甸的责任就激励着她一次次面对挑战。吴昊毕业于北京大学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航天员选拔训练室飞船专业技术组的工作对她来说是个陌生领域。可不到一年的时间,吴昊就成长为飞船飞行程序训练主教员。

为了尽快掌握技术状态,在飞船飞行程序训练中同时兼任辅助教员岗、记录岗和技术安全岗的吴昊每天都泡在飞船模拟器上——上午进行航天员训练,下午摸索飞行程序,晚上学习相关资料。5个飞行阶段100多项重要操作、60余个故障处置预案和4类应急程序,她全部了然于胸。

2019年,由于空间站任务需要,室领导希望吴昊能加入出舱活动训练组。这意味着,她又得从零起步。有人劝她说,出舱活动训练风险高强度大,不适合女教员。“只要组织需要,就该勇挑重担。”吴昊毫不犹豫地加入出舱活动训练组,争分夺秒学习相关知识。2019年底航天员出舱活动水下训练拉开序幕,吴昊参与了数百个学时的训练任务,还自学潜水技能辅助航天员进行出舱活动水下训练,在水里一待就是数个小时。

忙碌的工作使吴昊鲜有时间陪伴一双儿女,孩子们说她是“看不见的妈妈”。提起儿女,吴昊红了眼眶,但她说:“航天员系统总设计师黄伟芬曾说过,当个人的理想与追求能够和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交会对接时,个人的潜能就会被极大地激发。所有的苦都是乐。”作为出舱活动训练组唯一的女教员,吴昊认为,教员没有男女之别,只有优秀和及格之分,“我要努力向优秀靠近,让全国人民看到航天人最棒一刻”。

【新闻链接】

航天员身后,有这样一群“飞船试驾员”

他们是最熟稔的试驾者,从操作设置到故障处置,无微不至;他们是最亲密的陪伴者,从设计到飞天,无时不在;他们是载人航天精神的践行者,从研制到发射,无愧使命——他们,就是来自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的飞船工程师团队,在业内也被称为“飞船试驾员”。

11月7日,翟志刚和王亚平成功开展神舟十三号航天员乘组第一次出舱活动,顺利完成机械臂级联装置安装工作。其实,航天员在太空中的每一次操作,都是飞船工程师团队在地面成百上千次模拟和演练的结果。

把自己视作航天员的替身

自神舟载人飞船型号研制开展以来,飞船工程师这个特殊的身份就随之诞生。飞船工程师并非一个独立的岗位,而是由神舟团队中的系统总体、电总体、机械总体设计师兼任——保证“生命之舟”的平安往返,是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信条。

从神舟载人飞船的设计、生产到发射、返回,飞船工程师团队始终是最亲密的陪伴者。航天器中各种复杂的操作平台、界面,不能仅靠航天员自己摸索或对照纸面教程学习,于是飞船工程师们就把自己视作航天员的替身,在型号开展地面测试时,代替航天员进行各项测试工作,以检验仪表显示、手动操作、故障处置等方面是否满足要求。“作为航天产品的设计者和改进者,我们必须对每一个细节了然于胸,对飞船上的每一个部件、测试中的每一条手控指令如数家珍。”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神舟载人飞船系统总体副主任设计师高旭说。

为了满足工效学的设计要求,让航天员能够更好地开展工作,飞船工程师需要从设计师“变身”为使用者,及时发现航天器产品的问题并反馈给设计团队,从而实现产品设计的进一步优化。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神舟载人飞船系统主管设计师明章鹏将这个过程视同“试驾”,“在同航天器的一次次互动中,我们与其身心相依,并成为连接航天器与航天员的桥梁,可以帮助航天员了解、熟悉航天器的‘脾气秉性’,确保每一艘‘生命之舟’平安往返”。

“这既是荣耀,更是如山重任”

载人飞船操作复杂,每次任务往往由上百条手控指令和百余个操作动作组合而成,而且指令发布要求苛刻,最小间隔仅为5秒,必须分秒不差,容不得丁点儿犹豫和马虎。

身为90后的肖雪迪,2020年刚进入航天科技集团五院总体设计部,便担起了飞船工程师的重任。面对常人难以想象的严苛操作,经过一年历练后已成为“老手”的肖雪迪却对此信心满满:“每次进舱前,我都会仔细查阅飞船操作指南,并在细则上留下密密麻麻的标注提示,以确保进舱后的发令和操作万无一失。现在,我已经具备独立执行进舱工作的能力。”

看到年轻技术骨干的成长,历经神舟飞船全部型号、现任神舟载人飞船产品保证负责人的陈同祥既欣慰又心疼:“别看年纪轻轻,为了载人航天工程的每一次成功,他们可以奋不顾身,在需要的时候顶上去。”

“这既是荣耀,更是如山重任,好在这届年轻人能扛事儿。”提及这些年轻的飞船工程师,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神舟载人飞船飞控负责人杨海峰也不由动容。在他看来,能够投身载人航天重大工程并亲手改进航天器的人,可谓凤毛麟角,“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作,是他们作为飞船工程师的无上荣耀”。

来自航天科技集团五院的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今,10年间,飞船工程师团队零差错地保障神舟八号至神舟十三号6个型号的发射任务,累计进舱千余次。

用实际行动践行载人航天精神

神舟十二号安全返回,神舟十三号成功发射,神舟十四号待命出征……随着“滚动发射”模式逐步确立,飞船工程师的工作压力成倍增加,但是他们总是乐观地面对每一次任务挑战,用实际行动践行载人航天精神。

“自载人航天事业起步以来,面对大量的技术空白,我们的研制队伍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以独立自主突破技术为目标,一步一个脚印,掌握了载人航天的核心关键技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设计师张柏楠感慨道。在他看来,正是在充满汗水与泪水的型号任务磨炼中,才培育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

2011年博士毕业的高旭,从神舟九号开始就扎根在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型号总体的岗位上,同时担任飞船工程师。在大家眼中,他是为了工作可以不顾一切的“拼命三郎”。有人问:“10年来,你后不后悔干载人?”他的回答是:“载人飞船有14个分系统、600余台设备,面对如此复杂的目标任务,要想保证成功,我们只能处于忘我的状态,让整个队伍紧紧团结在一起。”

提起飞船工程师任长伟,周围的人都不由得竖起大拇指。载人飞船任务异常紧张,为配合测试进度,他持续进舱的时间常常超过十几个小时。那段时间里,除了要承受电磁辐射,还要面对舱内噪声以及设备发热等带来的种种身体不适,但他从不后悔选择这个职业,“看到每一个型号在自己的周全看护下圆满完成任务,更加坚定了我投身载人航天工程的信心和决心”。

上一篇:新训故事汇|@即将入职的新消防员,新训干再写绝笔信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三亚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